无船我待,又如可不杀王子、

今天一大早被闹钟吵醒
翻来覆去地赖床了十几分钟,终于还是起床了。

想要叫起同伴。无果。于是不再理他。
打开电脑把作业的细节修改一下然后穿鞋背包。

滚蛋。

到了楼下才发现没带钱包,歪头纠结了下。就决定不吃了。

出了大门口,习惯地猜测今天会不会有学生会逮人,拿出手机看下还有多少分钟迟到。
才发现今天星期二。

最早的课在10点。

静默。转身上楼。
我什么时候,糊涂到这种地步了?

以上是我的生活的一部分,原谅我只能用潺潺的流水帐去记录这不细细描写就只能一笔带过的一切。某一个人或我自己,或许在以后的某个时间眼光不经意间略过这里。会猜想这里有一个故事。一份精彩。

我总用谎言营造美好想象,获取一份虚假的满足。假装不知道然后享用它。

在我写下这一句话之前我就已经在飘飘然了。这不难,只需要一个念头轻盈旋动。不是吗?

鸵鸟把头埋进沙子的时候总是这样令人发笑。


我有时候在梦里想,
如果我有100岁,我的身体才走了十分之二不到
那么我的心死了

我如何才能在这漫长的死去中等待。





我年仅19,我很年轻,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所以我不能没有锐气没有蓬勃的生命力。所以我把一切腐烂藏植于根下、埋在这里。我用尽力气大口呼吸阳光。

评论(2)
热度(2)

© 鱼刺 | Powered by LOFTER